昨天,《章文,停止你的侵害!!!》刷屏。

 

一个女生,控诉她被资深媒体人章文强奸,受其恐吓。

 

事情披露,知名作家蒋方舟和知名媒体人易小荷站出爆料曾被章文“摸大腿”。

 

蒋方舟甚至直接说:坐牢吧,人渣!

 

之后,微博上发起“Me too”话题,各类职场性骚扰事例层出不绝。(Me too运动:美国反性骚扰运动)

 

原来潜藏在职场里的性骚扰危机,就在身边。

 

 

01

 

发文的女生和章文先前并不认识,俩人在一个共同的微信群。

 

章文主动加她,说和她的导师关系还不错。

 

加了好友之后,章文经常关心她。

 

章文是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编委,《新世界周刊》副主编,被评“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”。

 

职场里最缺不了的是人脉圈子,能认识更牛逼的人,谁不想往里凑合呢。

 

而人脉圈子,往往需要饭局维系。

 

章文作为前辈,邀请女生赴约和一圈有趣的人吃饭。

 

饭局结束,章文要送她回家,对醉酒的她实施强奸。

 

事发第二天,章文主动要求和女生见面。

 

他告诉女生:“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…我上过100多个女生…我做过十几年的记者了,认识圈内无数的人“。

 

女生在事后保留物证,在小范围内公开了章文的所作所为。

 

可得到的却是来自章文的恐吓。

 

他说:“如果因为你而导致我儿子不能出国,我会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。”

 

女生在身边朋友家人的支持下,还是决定发布这篇文章。

 

但即使是网文铺天盖地的传播,不断的有人出来一同指证章文。

 

章文的回应仍然是:该女生自愿与我发生关系,并且酒后搂抱蒋方舟、易小荷也都是太平常的动作。

 

要知道这事情是发生在去年5月15日,今年的今天仍没得到解决。

 

借职场名义上了100多个女生,记住这个人渣-职初

其实通过网络发文控诉性侵,这已经不是7月的第一例。

 

23日,一女生也发长文指控曾在三年前被雷闯性侵。

 

雷闯,一位知名公益人。

 

他却以做公益的人很穷为由,要求和这位团队里的女实习生住一个房间。

 

在他的团队里,甚至还有其他的实习生受害。

 

山穷水尽,雷闯承认性侵指控。

 

这种利用个人职位,进行的性骚扰到底有多少?

其实很多人都无法界定,什么样的程度算是职场性骚扰。

 

职场性骚扰——

只要对方的言语和行为造成你生理、心理上的反感,包括让你感到不适的荤段子。

 

我们要明白一件事,工作杰出的人,不代表他的人品一样杰出,盲目相信只能让自己上当受骗。

 

 

02

有数据显示,在北京,受到性骚扰的职场女性高达40%以上,20岁到29岁的年轻女性比例最高。

 

但只有45.6%的被骚扰者会明确警告骚扰者,55.4%的受害者都选择隐忍或离职。

 

年轻女性或男性,尤其是初入职场的实习生要跳的坑太多了,因为弱势选择沉默的人更多。

 

职场性骚扰只是其中一枚炸弹。

 

还有一种职场陷阱——暴力威胁,大多数人可能没经历过,其实更可怕。

说一个还热乎的真实故事——

 

我有个同学,亲身经历了从“虎口脱险”的职场大冒险。

 

故事说出来,比于正的电视剧还狗血。

 

她还没拿着毕业证的时候,一个人单枪匹马去了外地实习。

 

连续面了十几家公司,都以她没有实习经验拒绝。

 

没地方住又没工作,货真价实的走投无路。

 

终于找着了一家公司要实习生,虽然招聘的公司名字和去面试看到的公司,

不是一个名字。

 

(大家面试一定要先确认好公司信息,一定!!!)

 

借职场名义上了100多个女生,记住这个人渣-职初

 

但是她冲着人事小姐姐的好态度,就直接去了。

 

团队氛围很好,同事也都热情。

 

她以为自己走了大运。

 

原来,一切都是假象。

 

公司的老板娘,日常开会,开会的内容是指鼻子骂人,达到人身攻击的地步。

 

不仅翻看员工私人微信和QQ聊天内容,还翻员工的包。

 

背地里打听员工隐私,挑拨离间。

 

这老板娘到底被老板绿过多少次,竟然疯狂成这种程度…

 

以至于公司人事第一个提出离职,老板娘当然是想着法儿不给人走。

 

但还是有第二个人,第三个人…提出离职。

 

老板娘大骂人事,说她蛊惑人心,必须得招满部门的人才能离职。

 

我同学更是惨,她的离职还受到了恐吓。

 

老板娘告诉她,说一个电话就能让她在当地圈子里混不下去。

 

给我同学闹心的直哭,搁谁不害怕…更何况一个小实习生。

 

好在她机智,录下了对话,才得以离职。

 

但是直到她离开的时候,部门还有个实习生不敢走。

 

她不敢带着那个实习生一块走,也不敢大肆宣扬这件事。

 

因为她真的怕,怕自己混不下去。

 

即使这件事过去了一年,她跟我倾诉的时候还是很小心。

 

万般嘱咐我不要说出公司的名字,也不要泄露她的个人信息。

 

她也想让其他人避免跳坑,但真的没有勇气。

 

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站出来说话,敢站出来的人大多都是走投无路。

 

发文控诉章文的这个女生,她自述事后整的状态,一度抑郁。

 

但唯有面对这件事儿,说出这件事儿,这事儿才能真正过去。

 

揭露章文,才能拯救自己。

 

她说:“我不仅要让他付出代价,也要让所有男性以后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动脑子想一想。所有姑娘们都不要害怕。”

 

自救的同时也救了其他人。

 

职场性骚扰,还是职场暴力,哪一个的代价都不是我们能承受的起的。

 

一定要小心再小心,警惕再警惕。

-END-

 

借职场名义上了100多个女生,记住这个人渣-职初